GenShuu.

“你找到你的羔羊了吗?”

“多谢关心,先生。是的,我想我找到那只羔羊了。”

『少林暗香』香衔林中

预警:
*少林x暗香
*BL&年下(其实说是无cp也行),女装梗,性冷淡文风小学生文笔
*内含婴儿车!最后还是把画风掰了回来。
*车为04part,链接见评论

知严x苏居

01.

苏居是一个被暗香门派收养的孤儿。
也就是,一个暗香男弟子。
这就意味着,
他从小在女人群里长大;从记事起能朝夕相处的人除了掌门就都是女子;从小到大都被师姐宠着、被师妹欺负着,也被迫穿过女装戴过稀奇古怪的首饰。

但这些都不会影响他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暗杀者,一位冷血的刺客。
而生命对于他来说,更像是明码标价的数字,是冰冰凉的工作。

苏居第一次任务是在他十六岁的时候,那时的他还是跟着师姐一起出门,当最后血溅落的时候他握住武器的手甚至还会隐隐有些颤抖。

如今已快要及冠的苏居愈发沉默寡言,习惯在没有任务的日子里就拿着武器一遍遍地擦。“帕子能擦干净匕首上的血,那双手上的呢?”他偶尔也会中二又文艺青年似的这么想着,继而又晃晃脑袋,表现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给自己灌酒。这样的行为又不由得让他想起那个朋友,那个叫他去喝闷酒却不承认是他朋友的朋友。

性命,究竟有何意义?

而知严是个从小就出了家的少林弟子。
他甚至没有俗名,他的法号就是他的名字。

这就代表着,
他从小在男人堆中长大。这也影响了他对一些情感的认知,比如亲情与友情。
但这不会影响他成为“知”字辈中最优秀的少林弟子之一。佛门修行,凭的是悟性,靠的是对生命的敬畏,行的是君子道,礼的是万民佛。

作为少林弟子,也作为江湖上的一颗新星,知严从小到大过的很辛苦也很充实。他可以同自然相拥,也能进官府之地;他能与市井小民讨论鸡毛蒜皮的邻里事,也能为高高在上的皇亲国戚焚香礼佛。

所以已经十八的知严大师平素都是笑眯眯,见过阴暗却能以善意待人,像块没有棱角的美玉存在于世间,又似高山上的流水缓缓洗涤着尘嚣污垢。

俗世佛渡,亦由我渡!

02.

其实暗香刺客与少林僧人的第一次相遇有些像话本里的桥段。

那一次,苏居接到的任务是除掉一个贪官。大部分人都不愿意同官场扯上太多关系,更何况那贪官早就接到消息。早早寻了借口躲进寺庙中避难。

苏居体恤师姐,也舍不得让自己这群漂漂亮亮的同门真的易容成糙汉子进庙杀人,便自告奋勇地讨了这个任务。
他装成帮忙的乡邻混进了寺里,几天便摸清了周边情况,也制定出了周密计划,正巧就是在这临门一脚的关键时刻——
苏居的马甲掉了。
还是被知严大师堵在自己房里“逼问”出来的。

知严大师也挺无奈。
原本习武之人混在乡野村夫中也不一定就会被认出来,但如果是一个长得很出挑、手上又有习武磨出来的薄茧,最重要的是身上还有一股幽幽的香气——猜不到你是暗香出来的那真的对不起我这些年闯荡江湖的阅历好吗?
于是知严就拎着酒去找苏居了。
还好巧不巧把正要行动的苏居堵在屋里。

有缘吧?简直比话本故事还扯。

两只高岭之狐就端着个架子尬演,明明都是练武的却偏偏都没动手。
对暗香来说,少林是江湖的名门正派,行了不少义举,犯不着为一个单子就得罪了。对少林来说,暗香虽然有些亦正亦邪,但总体还是惩恶扬善的事做得多,更何况这次人家要杀的贪官确实该死。

“知严大师。”苏居蹙着眉头,指了指对方手里的酒,“何意?”

知严嘴角勾出笑意,体贴地答疑解惑:“我觉着苏先生您不像是寻常人家出身的,这金陵城冬天也怪冷的,就来给您送些酒。”

苏居的逐客令一向下的非常果决:“多谢。酒收到了,您早些回。”

知严的笑意更浓了:“不急。苏少侠可是暗香一派出身,贫僧自然要多关照些。若是不小心放跑了您,伤着寺里那位客人,那罪过贫僧可担待不起。”

“……”苏居显然也没想到对方一上来就会挑明,但这股惊诧很快被压了下去,“你留不住我。”

“少侠切莫太过自信,贫僧也是……”知严正想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蓦的发现方才还在眼前站着的苏居已经消失不见。“传闻中的暗香一派果真有些手段。”

“不如贵派。明明也想为百姓除害,却碍着名门正派的噱头下不了手。”

03.

这件事过后,一直到知严也及冠的两年,二人都没再见过面。
只是知严还时常会在偶遇暗香弟子时打听一下苏居的消息,而苏居则是在无事时天天跑去找方思明喝酒。

喝酒误事。

苏居像往日里一般喝的半醉就往门派驻地赶,一边用轻功狂奔又一边在心底吐槽自家那位压榨廉价男性劳动力的掌门:
“能有什么大事是一定要我来做的?还不是又苦又累不好意思坑师姐师妹的差使?这么多年了我还不了解您吗?”

事实证明喝的半醉的苏居头脑依旧灵光。

这次的任务与少林颇有些瓜葛,少林派了人过来,而考虑到两年前的任务,兰花先生便干脆让苏居去办。

“苏前辈,许久未见了。”转着手里的佛珠,知严向苏居行了个礼。
苏居规规矩矩地回礼,一句“大师。”也算打过招呼。

听完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苏居简单粗暴地把任务总结为:走火入魔的少林弟子叛逃,打着老东家旗号为非作歹,终于要被清理门户。

可这和我们暗香有什么关系?让我们背锅吗?

“呵。”知严像是读懂了苏居眼里的疑问,又开口替他答疑解惑:“那恶人平素小心谨慎且脾气暴躁,一般人上前想来不妥。可贵派多是刺客出身,善于隐匿行踪,能得贵派助力定会事半功倍。”

“……如何接近?”

“像苏前辈您上回突然消失那样接近即可。”

“……”你不会是还怀恨在心吧大师?

“方才是说笑的。那恶人出了佛门后便沉溺于女色,因此需要苏前辈您……”

“……”你就是还怀恨在心。

于是苏居在六岁后又一次穿上了女装。

当着掌门和知严大师的面,被一群同门师姐师妹威胁后:
“阿居你一定要穿我给你做的!”
“小师弟你要是不穿我做的衣裳,那些酒你就别想喝了!”
“师兄师兄我也给你做了一套你就试试吧不然打爆你狗头噢!”
“师弟啊我是从小看着你长大的,现在你不穿我的就说不过去了吧?!”

……好像穿女装也不是什么羞耻的事了。

04.

https://m.weibo.cn/3206596735/4205774551054933

05.

两个人都默契地没有再提及过这件事。

只是渐渐的,苏居的酒友中又多了一位少林寺的大师,知严的知己里又添了一名来去无踪的杀手。

他们的关系不大像朋友知己,总是要显得亲密些,但若扯上情爱却又像是低估了他们的友情。

在后来的岁月里,他们也谈过很多。知严也得知了苏居真正沉默寡言的缘由:
他认为自己错了,在成为杀手的问题上,尤其是每当有无辜者死在自己手上的时候。

知严开导苏居道:“江湖很大,大到单纯的法度掌控不了。是非对错,总是要做了才知道。”

“但那些百姓还是死于我手。”

“每个人都有罪孽,你有,贫僧也一样。没有人能万无一失,哪怕是皇帝陛下也得做出抉择。你是杀了无罪的人,但动机确实为了保护,这便是你值得称赞的地方了。”

“你是想让我彻底遗忘吗?”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可这不一样,回头也还是茫无边际的海水啊!说到底我还是……”

“为何不试试呢?回头看看,有我在啊。你现在就是想赎罪,那贫僧正巧能帮上忙。”

“……如何?”

“简单。佛可渡万物,贫僧虽不才,但此生渡你,不成问题。”

“好。”

“会守得云开见月明的,在那之前,贫僧同你一道寻这八千里路云和月。”





谢谢你能看到这里。

我,清和风锦瑟华年,一只苦命的妖号暗香男弟子,同服的可以来找我玩呀!

评论 ( 5 )
热度 ( 128 )

© GenSh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