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Shuu.

“你找到你的羔羊了吗?”

“多谢关心,先生。是的,我想我找到那只羔羊了。”

夏天结束了

Tips:

原创人物视角,男性,设定为和纽特同时期的低一级的鹰院学弟

GGAD内容其实不算多

时间线没有查,bug肯定很多,当段子看就行

时隔三年写这对简直ooc火葬场




1.

兰瑟格林德沃是霍格沃兹的一位四年级学生,拉文克劳,来自德国格林德沃家族。

像所有的同院伙伴一样,他渴求知识,向往书籍。但和旁人有些不同的是,他最敬佩的不是创建了这个学院的拉文克劳女士,而是他的变形术教授——阿不思邓布利多先生。

“拉文克劳的兰瑟格雷斯?他确实充满智慧,但其实私下里我们一直试图搞清楚为什么他没有去格兰芬多——毕竟他竟然有勇气和赫奇帕奇的那个斯卡曼德一起面对那么多奇怪生物,而且永远对邓布利多教授充满热情。”

对于同学这种程度的揶揄,兰瑟显然早就能够应对自如,“说真的,朋友们,既然有空余时间讨论我的事情,为什么不商量一下怎么在下周的魁地奇比赛上击败那群斯莱特林呢?”

“如果你愿意加入校队的话,伟大的格林德沃先生,魁地奇奖杯早就能刻上拉文克劳的名字了!”男孩们嗤笑着,捧起羊皮纸装作是奖杯,开始欢呼。

兰瑟见状笑了笑,收好自己的羽毛笔,把手边的魔杖放进衣袋:“抱歉,但你知道,时间总是不够用。”

“去陪你的斯卡曼德学长吧兰瑟!”休息室里爆发出一阵大笑,“你的邓布利多教授一定会很开心的——听到他最喜欢的两个学生在一起的消息。”




2.

走出公共休息室,兰瑟脸上的笑马上消失了。他一直不太明白亲近和自己有相同爱好的——甚至说是唯一一个能聊得来的獾院学生有什么问题,也不理解为什么自己对邓布利多教授的钦佩和仰慕总是会带来一些尽管是出自善意却还是会令人头疼的玩笑。

“格林德沃先生。”

“邓、邓布利多教授!”兰瑟正低头走在楼梯上,突然听到自己的姓氏,赶紧抬起头,“晚上好,教授!”

被眼前男孩的金发晃住了眼,邓布利多有些失神,但有很快平静下来:“是打算去吃晚餐了?”

“是的教授。”兰瑟微笑着回答,他有时候也疑惑自己面对邓布利多的好心情到底是来自何处,“我最近一直给纽特带饭,他最近在禁林……不,我是说……好吧,是我们一起在禁林发现了受伤的动物,他在为她治疗,经常会忘了吃饭。”

“你们的关系很好。”

“我们很聊得来,教授,您知道的,在神奇动物方面,我敢打说全校,就算是您,哪怕是拉文克劳女士还在,也不会比他更了解动物们了!他简直就像是这个领域的王者。”兰瑟顿了顿,感到自己赞美的语气似乎有点太过了,“呃,我的意思是,一个格林德沃通常都会珍视每一段感情,无论是亲情还是友情,而纽特值得这个,更何况他这么优秀。”

“所以,应当把你和纽特的友谊归因于格林德沃家族的家训?”邓布利多突然笑了笑,似乎想起了什么,又轻轻地摇了摇头。

兰瑟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教授的小动作,而是接话道:“朋友应当是自己的选择,一向如此。但如果付出真心,就将会是一生的友谊。”

“哪怕遭受背叛?”

“不会有人蠢到背叛一个格林德沃的真心的,教授。我们虽然以性格冷淡在纯血家族里闻名,却一直能成为十分忠诚的朋友。”

邓布利多闻言,低头苦笑了一瞬。

“教授,抱歉……虽然我有些问题想要请教你,但眼下我应当赶着去大厅抢些食物给纽特送去了,再见!”




3.

“嗨!纽特!你的晚餐。”兰瑟熟练地走到远僻的窗前,在纽特斯卡曼德身侧坐下,“抱歉,今天有些晚了。刚才在走廊遇到了邓布利多教授,和他聊了两句,嗯……关于一个格林德沃的友谊。”

“噢太感谢了!”纽特从盒子里拿出一个甜甜圈,咬了两口,“邓布利多教授怎么会突然和你聊这个?”

“呃,似乎是我先提及的?说实话其实我一直有点疑惑,为什么我的室友总是拿咱俩的关系开玩笑,有相同爱好的人凑到一块儿不是很正常的事吗?”兰瑟抓了抓头发,有些烦躁。

“嘿冷静,也许是因为你人缘不好,年年学习十二门课还年年都是年级第一,你懂的。”

“纽特,你变了,噢我还以为你会安慰我一下?事实上下学期我就不会选修所有课了,时间转换器快把我逼疯了,更何况我还得陪着你——我都觉得这一年我秃了不少,母亲说这都是你们英国的影响。”

“哈哈别这样兰瑟,我可没有逼着你和我一起照顾这些可爱的小家伙们。不过我很开心,你终于在知识和健康中选了更重要的那个。”纽特把一个护树罗锅放到兰瑟的肩头。

兰瑟看了眼肩头弱小又无助的护树罗锅,生硬地转过了头:“我恨这个小东西,天知道它下一次会不会把我的箱子锁上。不过纽特,你知道……我家族现在的那个族长吗?”

“你是说那个……盖勒特格林德沃?我听说过他,是个很伟大的巫师,但似乎不是什么好人。”

“我觉得邓布利多教授和他认识,可能关系还不错。二年级我夜游被发现的那次义务劳动,我在教授的办公室里看到了一本书,扉页上的一行字很像他的笔迹。”

“你还记得是什么内容吗?”

“唔,我想想……似乎是,‘Kiss me hard before you go.’*梅林的甜甜圈啊!纽特我是不是无意间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

“咳……”纽特被甜甜圈噎到了,从杂物中摸出茶壶倒了杯水才继续说到,“以我对你的了解,你不会已经在策划夜游被抓到以后的义务劳动了吧?”

“我一定得再去看一次,纽特,你要明白,格林德沃,我是指我们家族,为人冷淡,既然教授能收到来自格林德沃的亲笔题字的书,那为什么……他从来没有和我提过族长的事?这不合常理。”

“也许他俩闹掰了?就像之前我们吵架那样。”

“……我还是想去搞清楚,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分院的时候,教授听到我的姓氏和分院结果的表情,好像有些惊讶,又很怀念。”兰瑟看向窗外开始黑下去的天空,开始回忆。

纽特把食盒装回袋子,站起身,给地面来了个清理一新,又握住兰瑟的手把他拉起身:“真不敢相信在那个时候你就开始关注邓布利多教授了。”

“我只是……好吧,我也不清楚为什么教授总是给我一种亲切感。”

“今晚我和你一起。”

“怎么?”

“你能和我一起夜游禁林,我也能陪你夜游教授办公室啊。”




4.

“斯卡曼德先生,格林德沃先生。”邓布利多坐在办公桌前,看着眼前这两个自己很喜欢的学生,叹了口气,“我想,你们应该能为我答疑解惑一下,关于为什么会在走廊上放粪蛋。”

“因为纽特不舍得把嗅嗅放出来!”

“兰瑟,那是因为嗅嗅会把城堡偷空的!”

“好了先生们,请不要推脱责任。或许我应该通知你们各自的院长?”

“对不起教授。”本质上还是好学生的两人在这时就异口同声地道歉了。

“其实是因为我……教授,傍晚的时候我有提到过,其实我想向您请教一个问题。”

邓布利多显然有些惊讶于兰瑟格林德沃的回答,“我以为格林德沃先生是个有理智的拉文克劳,而不是一个冲动的格兰芬多新生?”

“教授,关于朋友和理想。如果是您,在遇到一个志同道合又充满智慧的人的时候,您会选择和他一起为了理想奋斗吗?哪怕周围人会对此议论纷纷。”兰瑟顿了顿,趁着邓布利多低头的机会,飞快地看了眼身旁的纽特。

而纽特一直在兰瑟说话时注视着他,在看到他的眼神过来时点了点头,似乎在传递勇气。

兰瑟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地询问:“教授,请问,我家族的族长,盖勒特格林德沃,是您的朋友吗?”

邓布利多抬头,看着兰瑟的金发和脸上的好奇,点了点头。



5.

邓布利多看着兰瑟和纽特,耳边还回荡着兰瑟的问题,关于友谊和理想。

他的思绪不受控地回到了那个夏天,太阳,微风,魔杖,咒语,树下的盖勒特和自己,几本书和两个年轻人意气风发的未来计划。

“你也许在很多方面比我优秀,盖勒特——但变形术?毕竟我比你年长。”

“阿不思,好吧,我承认,在变形术上你简直像是梅林。”

男孩互相切磋,在对战中研发着新的咒语,那个时候的对战虽然会涉及黑魔法,但两人都十分注意,绝对不会真正伤到彼此。

以至于以后的邓布利多时常怀疑,自己优秀的治疗魔法是否得归功于那个金发的格林德沃。

但在这个时候说起以后未免有些太早了,因为这个夏天是那么美妙又漫长——天才的大脑的碰撞总是能带来一些奇迹,比如延长时间,不是吗?

他俩似乎是要在暑假里把寻常巫师一生的成就都达成,与之形成正比的,是两个人突飞猛进的关系。

“阿不思,如果你告诉一年前的我,我会在短短几天内和你关系好到睡在一张床上,我大概会以为你是个疯子。”说出这句话的盖勒特正躺在阿不思的床上,穿着他好友的衣服,看着他好友的书。

“我记得,德国的格林德沃家族似乎以冷淡强大闻名?”阿不思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身体前倾,椅脚也翘了起来,带着些玩笑的口吻回答,“那我可能会把你当成是私生子。”

“你能不这么恶劣吗阿不思?为什么面对别人你总是那么温柔,但在我面前,你锋利的像是格兰芬多之剑!”盖勒特有些不满地抬脚踢了踢阿不思坐着的椅子的椅脚。

阿不思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倒向了床——准确来说是床上的盖勒特的怀里,“盖勒特,我想你大概是忘了谁才是这个房间的主人。”

阿不思在盖勒特的胸前撑起身,恶狠狠地说出这句话,蓝色的眼睛因为疼痛而蒙上了一层水汽,像是英国乡村常见的雾蒙蒙的蓝天。

“阿不思,别这样,你这会儿看上去可真像是个娇滴滴的贵族小姐。”

“那么高贵的格林德沃先生是不是应当做些什么来挽回一个姑娘的心?”

盖勒特显然没想到阿不思竟然会接着自己的玩笑往下说,一时有些愣怔,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我应该怎么表现——为你买下一条街?我想女孩都爱这个。但鉴于我面对的是你,阿不思,我想给你一个图书馆或是书店,你会更开心?”

他顿了顿,鬼使神差地握住阿不思放在自己胸口的手,吻了上去,唇又马上离开,转而吻住阿不思的双唇。

“我想这才是女孩儿们想要的,阿不思。”




6.

“教授?”纽特再次询问陷入回忆的邓布利多,依旧没有回应。他看了眼身旁十分担忧邓布利多,依旧没有回应。他看了眼身旁十分担忧邓布利多的兰瑟,摸了摸这位学弟的头表示安抚。

“纽特,我要去医疗翼喊人。”

“冷静,兰瑟!教授看上去只是在回忆而已。”

“我不管……”

“格林德沃先生,斯卡曼德先生,我想你们应该可以回寝室了。”邓布利多从回忆里走出,看了眼被放在墙角的冥想盆,有些意动。

“教授?您没事吧?刚才……”纽特又一次想要询问邓布利多的状况。

“只是突然想起过去的事了,等你们到了我这个年纪大概就会理解。好了,这个时间,我应当送你们回去了。虽然作为教授我应当对你们之前的行为扣分,但偶尔我也会对自己喜欢的学生偏心一点,所以,只有义务劳动,一直到下周末,每晚七点。”

“呃,好的教授。那是我们应得的……感谢您没有扣学院分!”兰瑟跟着纽特一起走出办公室,“关于我刚才的问题,教授?”

“我和盖尔……和格林德沃曾经是朋友。你的问题,我曾经做出过类似的抉择,虽然是错误的,而错误的选择给现在的我带来了痛苦,但错误的过程却是快乐的。而从岔路上走回后,我知道这是正确的,但似乎这并不是快乐的。”

“唔,您的意思是指没有选择可以兼顾到理性和感性两方面吗?”

“你很聪明,兰瑟,作为一个格林德沃,你比你的族长幸运。”邓布利多看着兰瑟身旁的纽特,笑了,“我的建议是,在相信的时候就相信他的全部,在决定离开以后就决然消失。”

就像夏天,当秋天来临时便不会停留,更不会犹豫是否要留到第二年的春天。





*Kiss me hard before you go.——Lana Del Rey《Summertime Sadness》

评论
热度 ( 17 )

© GenSh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