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Shuu.

“你找到你的羔羊了吗?”

“多谢关心,先生。是的,我想我找到那只羔羊了。”

「荒竹」GUN & ROSE

CP:荒竹

 

特工+超能力AU

 

超能力特工荒(海晏新皮)x花店店主万年竹(初始皮)

 

人物能力来自决战平安京的技能,都有备注,不影响阅读。理解成变种人也没关系。

 

其他人物提及:

一目连(内勤特工)

青行灯(情报官)

阎魔(军需官)

妖刀姬(外勤特工)

花鸟卷(医务官)

辉夜姬(失去能力昏迷多年,现留在晴明处的技术部人员)

女性ssr坚不可摧的闺蜜情提及

敌方:黑晴明,雪女,大天狗。

——————————————————————

1.

有一朵玫瑰,他还没有名字。

他总是对野兽手里的同伴嗤之以鼻,因为野兽想变回人,于是玻璃罩里的空气开始流动时间开始飞逝——他的同伴开始凋零。

他也总是不理解那朵在王子手里娇生惯养的同伴,认为她太娇媚太高傲,还不如狐狸来的善解人意。

“玫瑰难道一定要服务于人吗?”他想,“我想独自盛开,落于雪夜。”


2.

万年竹居住在这条并不繁华的古街上,准确来说,他在一楼开了家花店满足物质需求,在二楼靠着音乐过精神生活。

没过多久,就有许多在社交网络上看到他坐在花丛中演奏的视频的同城女孩慕名而来。她们大多装出疑惑的样子,借着询问的借口要店长的联系方式。也有大胆的女孩直接买了几束玫瑰送给他。

这些行为并没有让一贯冷淡的万年竹心生厌恶。只是占用了许多琢磨音乐的时间这点,使他有些焦躁。

于是,他调整了开店的时间:从原先的早晨8点到晚上8点改成了早上7点到下午3点。


3.

“砰!”夏夜11点,一声巨响打断了蝉鸣,也打断了万年竹回忆近期梦里一直想起的那首歌的思路。他走到窗边,拉开窗帘向下望去,看到一个高挑的身影正踉踉跄跄地跑动着。

这条街上的店大多都是古董店,一到晚上便人迹罕至,也曾闹出过夜晚偷盗的案子。万年竹正想报警,突然又是“砰”的一声,那个身影矮了下去,倒在了地上。

“……麻烦。”大概猜出缘由的万年竹思考了一会儿,还是认命地下了楼,把那个倒霉的中枪者带进了店。

中枪者的白发散开,粘上了灰尘和血污,脸色因为失血而发白,戴着的眼镜已经碎了一个镜片,一身高定西装也残破不堪,内里的白色衬衫上满是血迹,腰侧还配着手枪。

万年竹皱了皱眉,暗自盘算自己到底捡了个多大的麻烦回家,但又不忍心再把半死不活的中枪者扔回街上等死,也理解以这人的情况送去医院肯定会惹出更大的麻烦。万年竹最终还是草草地替他洗净身体,换上干净的衣物,又细细地包扎了伤口,然后才把人扶进自己的卧室。


4.

荒在晨光里醒来。

——他的身份让他时刻保持警惕,尤其是身处陌生环境,哪怕睡眠时潜意识也常常清醒。

荒打量着周遭的环境,想起昨晚昏迷前打开的店门和向他走来的男人,同时又在烦恼这次任务带来的后果:

荒昨晚在执行一个难度系数并不高的任务,很简单的追回文物的工作。他难得地把伪装用的黑发染回白色,拿出真实身份成功进入了会场,在拍卖过程中和女性们交谈甚欢,套出了许多意料之外的惊喜。

一切都顺顺利利的。

突变发生在他附近一位女士打算拍下那最后一件文物的时候。

“注意,检测到你十点钟方向有敌人出现。”一目连的声音从耳麦里传出。

“啧,不是说这次任务零风险吗,风神大人?”荒嗤笑一声,装作检查眼镜的样子往那个方向看去——“雪女?”

借着荒的视角,一目连也看到了雪女的身影:“黑晴明……那位怎么会掺和进这个任务?”

“告诉青行灯,下次再坑我,我就和妖刀换任务了。”

“任务期间叫代号。”一目连无奈地提醒,“不自己去说?担心回不来吗?”

“怕阎魔知道了以后克扣我装备啊。”

交谈之间,文物已经被拍下,灯光骤然一暗。

是风的声音。

“大天狗来了。”


5.

“你醒了?”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

荒向门口看去:“多谢你昨晚……”

“伤势好点了吗?还能走吗?”

“我……”

“如果好了就离开,没好就继续待着。早饭在厨房,出门就是。我去店里了,别给我惹麻烦。”

万年竹说完就转身下了楼,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留下。

荒从床上下来,一瘸一拐地走出卧室,沉默地洗漱完打算吃饭,又看到桌上医药箱侧的便利贴:

“自己换纱布。还有昨晚的东西,还给你。”

荒拿起一旁残破的衣物和碎了的眼镜,又细细地检查了一遍取出的子弹:“有趣。”



6.

万年竹正在给店外的花浇水。

昨晚又是救人又是谱曲,折腾到很晚他才在沙发上睡着,今天实在有些精神不振。

“竹哥竹哥!”女孩的声音从路口传来,她快步跑向万年竹,“早上好呀!”

“早。”万年竹放下水壶,微微颔首,示意她跟自己进店。

“你昨天预订的法国鸢尾*已经准备好了。”

“嘿嘿,多谢啦!闺蜜今天生日,送你店里的花,她肯定超开心的!”女孩雀跃的心情体现在了快乐的语调里,“竹子哥哥你真的不来参加派对吗?”

“不了,我昨天睡的很晚,还想补个觉。”

“诶!你是不是又连夜写歌啦?要注意……”

女孩突然噤了声,愣愣地看向楼梯上出现的男人。

荒披散的白发在斑驳的阳光下熠熠生辉,有些不合身的衣物勾勒出胸肌和腰线,过短的裤子反而更显出那双腿的修长。

他慢慢走下楼梯,看到收留自己的人和手捧爱丽丝花*呆愣地看向自己的女孩,突然产生恶作剧的想法。

荒走到万年竹身边,低下头,凑到他耳边,用平日执行任务时跟女孩儿调笑的低沉声音说道:“多谢收留,小店长。”

荒说话时呼出的气冲击在万年竹的耳廓上,万年竹的耳朵很快就变红了。

荒又拉开距离,瞥见另一个小矮子像平时青行灯要整人时一样的发光眼神,计上心头,又用一种暧昧的口吻补充:“很美味噢,我很满意你。”

“……你,滚出我的店!”万年竹听出了荒的言外之意,羞愤地喊出声。

“你昨晚带我进屋的时候可不是这样对我的,小店长。”荒继续添油加醋地陈述事实。

“有缘再见了,拜。”看着万年竹快要爆发的样子,荒突然觉得伤口都不疼了,施施然地离开了花店。

“竹哥……他,你们……”女孩在荒离开后思绪翻涌,已经成功脑补出一个感人至深最后HE的419故事。

“我和他……”

“不,竹哥,你别解释了,我都懂的。”女孩一副“我都懂的,你也不容易”的老成模样,打断了万年竹想要解释的话语,“总之,加油!我们支持你,LGBT总有一天会被大众接受的,别怕。我会给你拍派对上的照片的!你今天就好好休息吧!明天见哦!”


7.

“你竟然一个人从大天狗和雪女的手里活着回来了?”回到基地的荒首先接收了来自医务官花鸟卷的关心。

“以装备全毁的代价活着回来。阎魔又要拿你和英国的那位007*对比了。”青行灯带着昨晚的任务资料及后续来到医务室,看到了荒换下的不合身的衣物,“这是谁的?”

“昨晚收留我的那个人的。”

“你当时那样……没暴露?”

“小店长……咳,那人应该是把我当成黑社会了,语气特别不善。”

“回头记得用正常身份去探查一下。”

“好。对了,昨晚的那件文物到底……”

“是辉夜姬的竹管,当年……她的力量就封存在里面。”

“那辉夜现在……?”

“你当时的反应很及时。我们的人已经从那里取回竹管了。估计用不了多久她就能回来了。”

“可是那位怎么突然插手这件事?想借此要挟晴明吗?”花鸟卷一边给荒治疗,一边猜测。

“放心,那位也不知道如何唤醒辉夜姬。”阎魔的声音从广播里响起,“因为,晴明也失败了。”

“我记得当初,是一个年轻男孩在竹林吹奏的时候唤醒了小辉夜。”青行灯想起那个故事,“用的是同样长于那片竹林的竹所制成的笛。”

“演奏的应该就是辉夜过去一直哼的那段乐曲吧?”花鸟卷也哼起了那段残乐,“要不要请妖琴师去晴明大人那里试试?”

“同样用笛子演奏的博雅大人也失败了,琴师去……估计也是无济于事。”

荒突然想起万年竹的二楼放置的乐器:窗前的钢琴……和墙上绿色的竹笛,还有桌上写了大半有些熟悉的曲子。

“我好像见过那个唤醒辉夜姬的男孩。”荒打断了三个女同事的争论,“就是昨晚救了我的那个花店店长。”


8.

荒在下午回到了古街,花店店门口却已经挂上了“暂停营业”的标志。

荒用能力*进入了店内,在二楼看到了墙上的竹笛。他扫描着竹笛和桌上的乐谱,询问基地那边的青行灯:“和当初辉夜的描述匹配吗?”

“百分百的匹配。带他回来,荒。注意安全。”

“你到底是谁?”万年竹冷眼看向再次出现在自己屋里的奇怪男人。

“荒。我的名字。”荒看向万年竹,以一种尽量和缓的语气解释,“这次回来找你,是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我没记错的话,我才救过你的命。”万年竹皱了皱眉,走到墙边取下了竹笛。

“我想请你再救一个人,她是我的同伴。她……因为一些原因正在昏迷,我们已经知道了解决的方法,但还需要你的帮助。”

“你现在还有机会活着离开这里。”万年竹的眸色一黯,“我已经受够那些奇怪能力了。”

基地屏幕前的青行灯看着荒和万年竹的对峙,笑出了声:“好久没看到神之子吃瘪了。一目啊,这段录下来了没?”

阎魔则正经得多:“这个人我们可以考虑拉拢。总之绝对不能让他落入那位手里。”

“暴风雪!”突如其来的风雪席卷了万年竹的店,花朵都在顷刻间成了冰雕。

荒正想保护万年竹,却发现他已经没了踪迹,当下便语气不善地喊道:“雪女!”

“把竹管交出来!”

“天罚!”

星轨和幻境在小小的屋子里铺开,尽数砸向窗外的雪女。

万年竹骤然出现在墙体上*,向雪女冲击而去——“啪!”雪女被撞倒在地上,陷入昏迷。

“……现在你一定要跟我走了,小店长,这是为了你的生命安全。”


9.

“…………总之,一切就是这样。荒没有和你解释清楚就想带走你,是他的失误,我替他向你道歉。”青行灯向万年竹解释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你……是曾经唤醒辉夜的那个人吗?”

“你可以叫我万年竹。那个女孩……我是说你口中的辉夜,我确实为她演奏过。”

“能请你再为她演奏一次吗?她的回归对我们很重要。那位,就是方才袭击你的雪女的主人,他想要夺取辉夜封存起来的力量,再一个个夺取我们这些人的能力,用来打败晴明大人。”

“……可以。但我有一个条件。”

“你说。”

“那个人。”万年竹指了指在窗外踱步的荒,“他间接地造成了我的整个店的冰冻。在他没有任务的时候,让他来我店里工作抵债。作为回报,我会帮你们唤醒辉夜姬,也可以在必要的时候用能力帮你们。”

“成交。”



10.

半年后。

“阿竹!那群女孩又来了!”荒冲到二楼,一把拉住万年竹的胳膊,“我绝对不要再独自面对她们了!”

“怎么?”万年竹把荒的手从自己肩上拍下,“那天早上你不是瞎扯的很开心吗?”

“你知道她们现在和我聊的话题都是什么吗?我宁愿天天出任务听一目在我耳边说话,也不想和她们多说一个字!”

“原来神之子喜欢风神大人啊。我会转告他的,还有青行灯。”

“……”荒无奈地看向万年竹,低下头吻住他得理不饶人的嘴,良久才分开,“我当然最爱你。”

星轨亮起,“以后你演奏的时候,我为你摘下星星当作献礼。”



11.

故事最初的玫瑰也已经有了名字,就像他在野兽和王子手里的同伴那样,但他的名字叫做“爱情”。他即将在冬日中再次绽放,这抹血色会再度点缀于两个青年纯白一片的窗前。当次日的阳光到来时,雪水已经压落了他的盛装。

他们的故事也许不过如花期般一个昼夜。凄美真挚,又温暖长情。

-END-


*法国鸢尾/爱丽丝花:花语是爱意与神圣/你的友情对我很重要。这是法国的国花,爱丽丝花的这个别名原指希腊神话化中的《彩虹神》伊丽丝。伊丽丝是掌管恋爱的神,之所以又称她为彩虹女神,是因为,恋爱的美丽和绚烂及幻想,不都像彩虹一样迷人吗?

以上来自百度。

另外,现在六色彩虹也是同性恋/LGBT的象征了。

 

*007是电影梗,丹叔那版的007及其同人作品也总是被军需官Q吐槽装备的事。

 

*此处能力为决京游戏里荒的位移技能。

 

*此处能力为决京游戏里万年竹的技能,可以在墙体上隐身,对敌方进行攻击,这个大招下去脆皮就没了半管血,同时敌方头顶也会出现竹子标记。在这里雪女没有死,血条的消失带来的是昏迷效果。而荒哥看不到竹子,是因为之前的言语调戏让竹子很反感所以还不是队友。






 

谢谢你能看到这里。

这篇虽然加上备注有4k7多,但真的非常ooc,写出了我心里大半的万年竹,但是荒哥崩的不行——虽说一直很想看恣意洒脱又有点小腹黑的荒哥,但显然我还没有这种笔力。剧情上也是勉勉强强圆回来的,求别举报,非常感谢。

评论 ( 3 )
热度 ( 33 )

© GenShu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