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Shuu.

“你找到你的羔羊了吗?”

“多谢关心,先生。是的,我想我找到那只羔羊了。”

『荒竹』GUN & ROSE

前一篇有人看好开心!给点红心点小蓝手的各位比心!还有评论的几位,给你们比像荒总爱着竹哥一样的大心心!


枪和玫瑰的后续,变成双特工了。这篇大概变成带刺玫瑰荒x一枪入魂竹

又名,《两个傲娇相爱必须得有一个先打出直球》


前一篇荒哥太崩感觉我圆不回来了,这篇还是ooc,请大家自行选择纯情又单纯害羞的奶荒和战斗时霸气侧漏的荒总进行想象。

前提还是反差萌荒哥单箭头竹子吧,最后竹子直球。

新手上路的竹子出任务失败被抓的套路故事。

感谢我方知心姐姐青行灯,我方苦命打手妖刀姐姐,敌方敬业耿直般若小天使友情出演。



提示:竹子战损捆绑泼冰水被鞭打的审讯过程有提及。不能接受请自行绕道

————————————————————




1.

万年竹从剧痛中苏醒。他挣扎着坐起身,却发现自己被束缚在木制座椅上,手也被绳索绑了起来,甚至还被带上了抑制能力的颈环。


见鬼的任务。


这是他和荒第一次分开来完成任务。惯常独来独往的他早就期盼着能独自行动,但青行灯考虑到他对能力控制的生疏,还是要求荒暂时担任他的导师进行训练。万年竹在一段时间的封闭训练后,接着又稀里糊涂地和荒搭档完成了几次难度系数不低的任务。


而现在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阿……竹……”私人频道里传来掺杂了细碎电流音的呼唤,声音有些失真。


“……荒?”万年竹呢喃出声,随即反应过来自己的装备并没有被彻底毁坏或是收走。


“你……没有…接受……反刑讯……所以…保…”这里的信号不佳,设备又因为先前的打斗而有些损坏,荒的声音一直断断续续,“别…等………”



“在盘算怎么出去吗?还是打算就这样等你的同伴来救?”




2.

一个身影出现在了门口——是黑晴明的党羽。

他一边玩着发丝,一边漫不经心地和万年竹搭话:“你和你的搭档,关系匪浅呀。”


见万年竹低垂着头并不搭理自己,他又感慨道:“啊呀呀,莫非他就喜欢你这种爱搭不理的性子?真是有趣哈哈哈哈哈哈!”


“你是般若。”


“正是在下。”般若的手指缠上了自己的发丝,“离开了从不让任务失败的神之子,你的第一次就落到了我手里,就不想说些什么吗?”


“我看……你根本没有这个资格和我说话。”般若的笑脸突然狰狞,一把抓住万年竹的额发迫使他仰视自己,“你的这张脸,不如也做成面具吧?”


“嘶……”万年竹把呜咽克制在了喉头,只发出了一丝低沉的吸气声。


“不知道一会儿,你还能不能这么硬气。”般若放开万年竹的发丝,快步走到操作台旁,按下几个按钮。


伴随着机械声,木椅上的绑带自动解除,但双脚上的镣铐未曾打开,木椅也缓缓下降,消失在了地面上,取而代之的是天花板上的绳索。


万年竹被绑着手的绳索吊起,双脚也不能稳定站立,只能用足尖点地来寻求平衡。


这样的姿势会慢慢使人呼吸不畅,而供氧不足则很容易使人失去清醒。


“不知道是你的情人来的快,还是我先问出你们的所有底细。”




3.

荒和妖刀姬正在赶来的路上。


青行灯已经在万年竹昏迷的时候查清楚了关押他的地点——那是他们已经废弃的一个安全屋,当时废弃的原因……正是般若和雪女的联手。


荒此时心急如焚,当青行灯确认他可以从加密的私人频道里和万年竹交谈让他保持清醒的时候,他的声音都不复往日的沉稳,语速也不自觉地加快:“你还没有接受反刑讯训练,所以一定保持冷静!别害怕,等我来救你!”


“别自乱阵脚,你是我们的神之子。”阎魔的声音从公共频道里传来,“不出意外这次会遇上般若。荒,救人要紧,但也警惕般若的那些伎俩。”


“妖刀,看紧荒,别让他乱来。力所能及的话,抓住般若。”青行灯也下达这次行动的目的。




4.

而室内,般若正把一桶冰水迎头倒在了万年竹身上,让他从头到脚都湿了个透:“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本来是想让你润润喉的。”


万年竹喘息着,不住地咳嗽,显然是恰好呛到了水。他的头发湿漉漉的贴着脸,身上原本松散的和服此时也紧贴着身体。


“合作的话,我会让你好过点。至少,会有干燥的衣服。”般若扔下这句话,就径自离开,又把万年竹独自留在漆黑一片的房间里。


万年竹的身体在不住的颤抖,本就沉重的双臂,又加上吸了水的衣物和绳索的重量,几乎让他站不稳了。与此同时,他的双脚还在地上不住地打滑。


般若离开的时候没有关紧门,看似不担心俘虏的逃跑,实际上是特意留下的缝隙,冷风从门里钻入,温度的变化让万年竹打了个冷颤,寒冷和黑暗已经压制住了疼痛,让他的神智开始不清醒。



在距离万年竹被抓已经有十多个小时。而在他苏醒的十个小时里,般若总是掐着点,在他快昏去的时候前来,前几次是冰水浇身,后来又变成了藤条抽打。还有一次他带着一杯热咖啡进来,半逼迫地让万年竹喝了下去。



万年竹从来没有这么希望过荒能出现在自己身边。




5.

荒和妖刀姬是在这个时候到达的。


当时室内正传来般若得逞的肆意笑声:“咖啡的味道很美味吧?我可是,特意为你加了料呢!”


“般若……”荒的表情一时有些狰狞,在心里给般若狠狠地记下了一笔账。


妖刀姬拉住了荒的手,摇了摇头,示意他冷静:“这次可以抓住般若。你……”


“我还没那么冲动。”荒的语气有些不善,但还是顺着妖刀姬的想法来。


“我先进去,你再用能力,定住他后打几下就去救人,剩下的我来。”妖刀姬言简意赅地说出安排,把最重要的任务都揽在了自己身上。


荒点头:“好。”




6.

“都去死吧!*”*

妖刀姬闪身进屋,一刀砍中般若。


荒随即加入战局,展开幻境:“臣服在我的脚下吧!*”


般若一个闪身,饶有兴致地看着气场全开的两人:“本来还想再玩一会儿呢,但是……关于神之子的逆鳞,有趣,黑晴明大人会喜欢这个情报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伴随着猖狂的笑声,般若消失在了室内,仿佛刚才的他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分身。


妖刀姬皱眉盯着般若消失的地方,担忧地说:“那位也会用晴明大人的纸人逃脱之术了。”


“啊,看来我们要加快节奏了。”青行灯也严肃起来,一改往日的慵懒,“万年竹还好吗?”


“受了些外伤。”


“让荒快点带他回来做个检查。”


“嗯。”




7.

“唔……”万年竹手上的绳索和脚上的镣铐都被荒解开,恢复了自由的他却也没了力气独自站立,又被碰到了鞭打出的伤口,软软地倒在荒的怀里。


荒有些手足无措,轻搂着万年竹的腰,生怕再碰到他的伤口。但怀里人的温度有些不可思议的高。


荒腾不开手,只能和万年竹额头相触,感受到了对方惊人的体温,才反应过来他已经发起了高烧。


“妖刀,你还要继续追击吗?”荒抱着万年竹,转头询问。


“我再找找这儿有没有什么线索。”妖刀姬将刀收回,传达着青行灯的指令,“先带他回去吧,阿灯说万年竹需要……”


“那我先带他回家了。”


“阿灯是让你带他回基地找花鸟治病啊,不是让你回家谈恋爱啊!”




8.

万年竹被带回了已经不再是花店的二层楼的家。荒给他换上了舒适温暖的睡衣,又帮他擦干了头发,才轻柔地把他放在床上。


荒坐在床边看着万年竹的睡颜,心头苦涩,却又有些甜蜜。他正想起身出门去买退烧药,手上却突然多了一个触感,回头一看,万年竹已经醒了过来。


“你……”两人一起出声,又同时安静下来等着对方的下文。


几分钟的寂静对视后,荒先开始了自我埋怨:“都是因为我选任务的时候没考虑周全,才让你……”


“咳咳,不用道歉。”万年竹一边咳嗽一边安抚荒,“这是我自己的问题。”


“总之这是我的责任,你生病这段时间我会照顾你。”


万年竹眯了眯眼,突然对着荒笑了,“那以后呢。”


“啊?”


“病好了,就不想照顾了吗?我的,荒,大,人?”


“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多想,其实……”荒涨红了脸,支支吾吾的。


“般若说你从来没有像亲近我一样亲近过其他人。”


“他诡计多端,你别轻信他。”荒担心般若对着万年竹胡说八道,一直不敢和万年竹对视。


“那你不喜欢我?”


“什、什么?”


“你喜欢我的事,也不能信?”


“当然……”荒还意图掩饰自己的心思,挣扎着想否定。


“可我现在挺喜欢你的。”万年竹从床上坐起,蜻蜓点水般的吻住了荒的唇,又飞快地移开,“以后你可以随时听我演奏。”


“现在,来做吗?”









*来自游戏语音。




谢谢你能看到这里。


评论 ( 3 )
热度 ( 20 )

© GenShuu. | Powered by LOFTER